<cite id="pzzf5"></cite>

    <progress id="pzzf5"><nobr id="pzzf5"><font id="pzzf5"></font></nobr></progress>

    <noframes id="pzzf5"><address id="pzzf5"><font id="pzzf5"></font></address>

        <p id="pzzf5"><font id="pzzf5"></font></p><cite id="pzzf5"></cite>

          全國服務熱線  
          0396-2202660 

          博白宣布疫情:多少養豬大縣將變成缺豬縣甚至無豬縣?

          欄目:行業新聞 發布時間:2019-05-28
          5月27日,農業農村部發布,廣西壯族自治區玉林市博白縣發生非洲豬瘟疫情。 該養殖戶的生豬存欄1頭,發病1頭,死亡0頭。

           5月27日,農業農村部發布,廣西壯族自治區玉林市博白縣發生非洲豬瘟疫情。 該養殖戶的生豬存欄1頭,發病1頭,死亡0頭。

          這是博白首次實錘證實疫情的存在,然而自4月中下旬以來,行業中便瘋傳當地豬場損失慘重,養戶紛紛淘汰生豬。業界基本認定博白豬場十室九空,所剩無幾。

          博白豬業變局只是中國非洲豬瘟防控形勢的縮影,目前又有多少養豬大縣將變成缺豬縣甚至無豬縣?

          5月27日,官方宣布博白縣發生一起非洲豬瘟疫情。江湖早就傳言,博白生豬淘汰量極為嚴重,這是首次實錘證實疫情的存在。

          作為全國著名的生豬調出大縣,博白最高峰存欄40萬頭母豬,出欄肉豬超過200萬頭,是商家必爭之地,更是許多飼企或動保廠業務員開始職業生涯的練兵場。據筆者了解,自2019年4月中下旬起,行業中便瘋傳當地豬場損失慘重,養戶紛紛淘汰生豬。進入五月下旬,業界基本認定博白豬場十室九空,所剩無幾。

          一葉可以知秋,博白豬業變局不過是中國非洲豬瘟防控形勢的縮影。本輪非洲豬瘟疫情對中國養豬產業的結構性破壞或改變,將是顛覆性的。非洲豬瘟是一種高度接觸性傳播的疫情,因此養殖密度越高,防控越難。傳統的養豬重鎮,往往成為重災區。可以預見,今后相當一部分馳名江湖的生豬調出大縣,將變成缺豬縣甚至無豬縣。

          僅就兩廣而言,廣東肇慶的四會、粵西的化州,廣西的玉林博白都是在全國赫赫有名的傳統豬窩。不管養殖戶是恐慌性拋售,還是因為其它原因,許多人不敢養或不能養都是正在發生的事情。一些養豬重鎮將會變成歷史。

          隨之而發生的,將是整個產業鏈的破壞,以及行業生態的顛覆。飼料企業、渠道商、動保廠、種豬企業都會因養豬大縣消失而受傷。


          這是誰造成的?


          筆者認為,恐怕整個行業都有責任。從政策、機制到企業和從業者,都難辭其咎。

          我們回過頭去看看,假如跨省禁運活豬政策(甚至應該禁運凍肉)能夠強硬執行到底,沒有受到短視者的干擾,那么非洲豬瘟未必能夠一路南下。

          假如撲殺補貼能夠執行到位,嚴格執行發現一起撲殺一起補貼一起,那么疫情的傳播也不會如此快捷。

          假如從業者有良知,不隨意買賣疑似病豬,不隨意亂扔病死豬,那么地區性團滅就絕不可能出現。

          假如南方養豬大省的養殖戶早些重視生物安全措施,不掉以輕心,那么疫情的殺傷力就不會這么兇猛。

          歷史沒有假設。非洲豬瘟不給我們一次反悔的機會。

          在全行業恐慌的情況下,現在再去追究某個部門或某個群體的責任,似乎意義不大了。越追究,越瞞報;越追究,越不敢說真話。于是,全行業一起沉默,越來越受傷。


          當下,筆者以為,要做的事情很簡單。

          其一,做點實事,政府和企業想方設法幫助養戶保住剩下的豬,保住這個產業。

          其二,等待疫苗,只有科研的突破,才能徹底解決非洲豬瘟難題。其它措施,都不過是協助手段。

          其三,轉型或復產。有條件的,就嘗試復產。沒有條件復產的,就老老實實轉型吧。

          三分天注定,七分靠打拼。


          沒有消失的行業,只有消失的企業。

          有些人將黯然離開,有些人將幸運地留下來。



          亚洲第一在线综合网站_无码高清中文字幕a_大香伊蕉在人线国产2019_人妻综合一区二区三区